受累于煤炭价格和销量下行,2020年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同比下降29.9%。煤炭行业全面转入结构性去产能、系统性优产能的新阶段,建设煤炭产供储销体系是保持煤炭市场总体平稳、实现供需动态平衡的体制保障。以下对煤炭产业布局分析。

  受累于煤炭价格和销量下行,2020年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同比下降29.9%。煤炭行业全面转入结构性去产能、系统性优产能的新阶段,建设煤炭产供储销体系是保持煤炭市场总体平稳、实现供需动态平衡的体制保障。以下对煤炭产业布局分析。

  2019年1-9月,全国原煤产量同比增长4.5%至27.36亿吨,继续保持较快的增速。煤炭行业商情报告指出,其中,内蒙、山西、新疆的原煤产量在2019年1-9月分别同比增长10.4%、8.3%、16.7%,大幅高于全国平均增速。陕西省的原煤产量受到2019年初神木矿难的影响,2019年1-5月产量累计同比下滑13.2%,2019年6月以来逐渐恢复增长,因此1-9月累计同比增速为-1.7%。

代工.jpg

  煤炭行业去产能,应以供应侧结构性改革为切入点,推动资源整合兼并重组,严格控制增量、淘汰落后存量,消化过剩产能。更重要的是,去产能是去没有达到“安全、高效、绿色”即科学产能的产量及产能,也就是要科学地“去产能”。现从三大区域来分析煤炭产业布局。

  控制东部:煤炭产业布局根据未来煤炭生产潜力及地区位置,东部地区包括北京、天津、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浙江、江苏、山东、福建、广东、上海、广西和海南等14个省市,是中国经济发达地区和煤炭消费重心。该区煤炭资源开采历史长、强度大,现有大中型矿井面临枯竭,尚未查明的预测资源量多为零星区块,规模小且埋藏较深,大多数难以单独建井或难以利用。该区应适当控制煤炭生产能力,延长煤炭开采服务年限,加快改善生态环境。

  稳定中部:煤炭产业布局分析,中部地区包括山西、河南、安徽、湖南、湖北、江西等6个省份,其中山西省煤炭资源丰富,赋存条件好,构造较简单,适合建设大型、特大型安全高效现代化矿井,是中国煤炭主产区和调出区,对满足全国煤炭供应、调节市场起着主导作用。资源方面,山西未来煤炭产能增长潜力很大,开发规模可达到11亿吨,但是由于生态环境脆弱和水资源匮乏,煤炭开发规模受到很大制约,理想开发规模为7亿吨,可行开发规模为8.7亿吨,2020年后按7亿吨规模进行开发。安徽煤炭资源较为丰富,煤炭赋存条件好,主要集中在淮南、淮北矿区,2020年前开发规模可适当提高到1.4亿吨,2030年后控制在1.2亿吨左右。河南省煤炭资源赋存较深,地质构造复杂,每层稳定性差,以小型煤矿开发为主,建设大中型煤矿的资源较少,2020年前可基本稳定现有生产规模,2030年将为1.4亿吨,2050年将为1.2亿吨左右。

  发展西部:西部区包括陕西、内蒙古、宁夏、重庆、四川、贵州、云南、新疆、甘肃、青海、西藏等11个省区。其中,陕蒙宁区资源储量丰富,具备大规模开发的潜力,但生态环境和水资源对开发规模约束较大,是制约该地区煤炭规模的硬约束因素。煤炭产业布局分析,西南区煤炭资源较丰富,但开发规模受到煤层地质条件和开发技术限制,增幅有限。为满足全国煤炭需求,必须加快开发规模,重点做好神东、陕北、黄陇、宁东和云贵等大型煤炭基地内已规划矿区勘探。蒙东褐煤资源区域和新疆大型煤炭基地围绕重点开发矿区及近期建设项目开展勘探。青海加强木里和鱼卡矿区勘探。力争在新疆等西北地区低阶煤煤层气勘探取得突破。新疆煤炭基地实行综合开发,建成中国重要的大型煤炭生产基地、大型煤电生产及外输基地、大型煤化工基地、商品煤外输基地。

  坚定不移淘汰落后产能、化解过剩产能,提高煤炭供给质量;在煤炭市场出现严重供大于求的形势下,实施阶段性减量化生产,维护市场供需平衡。同时,巩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果,推动中长期合同制度落实。大型煤炭企业要充分发挥平稳市场的带头作用,采取有效措施把价格稳定在绿色区间,防止煤炭价格大起大落。


本文地址:http://www.baogao.com/chanye/1006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