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半年全国进口煤炭17399.10万吨,同比增长12.7%。在我国进口煤炭政策限制趋严的情况下,煤炭进口量依旧出现了超过预期的增长。以下对进口煤炭投资分析。

  上半年我国煤炭进口量主要来源国的前五位依次为印尼、澳大利亚、俄罗斯、蒙古、菲律宾,与2019年进口来源国结构相比,俄罗斯超越蒙古跃居第三位。整体来看,我国煤炭进口来源国仍以印尼、澳大利亚为主,不过比重较2019年有所变化,进口煤炭商情报告指出,其中印尼所占的比重略有下降至49%,仍为我国煤炭进口量最大的来源国;澳大利亚进口量比重上升近9个百分点至32%,增加最为明显;俄罗斯、蒙古国、菲律宾占比均有所下降,蒙古国降幅较大,超6个百分点。

进口煤炭投资分析

  在可预见的未来,国家将对进口煤炭行业开展持续不断的依法专项治理和督查,煤矿违法违规建设生产行为将得到有效遏制、超能力生产将得到控制,减量化生产也会取得明显成效。煤炭企业必须进一步淘汰落后产能、开展兼并重组,围绕安全高效智能化开采、清洁高效集约化利用等开展技术攻关,建设示范工程,只有使先进产能得到有序释放,才能让价格逐步回归合理期间,使行业整体向转型升级迈出新步伐,进而提升中国煤炭工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现从四大方面来了解进口煤炭投资分析。

  (一)国内外煤炭价差

  进口煤与国内煤两者的价差始终是国内煤炭进口的确定性因素之一。2015年末、2016年初,在一系列政策因素的支撑下,国内动力煤价格下降速度明显放缓,而国际动力煤市场仍然处于供大于求阶段,进口动力煤价格持续下降,导致我国煤炭进口量正向激励,动力煤进口价差优势与进口量呈正相关。然而,炼焦煤则有所不同,由于我国炼焦煤的稀缺性,当国内资源无法满足需求时,即使价格倒挂,进口量依然增加,并不受价差优势影响。

  (二)供需矛盾

  我国煤炭资源北多南少、西多东少,而煤炭消费却集中在华东以及东南沿海地区,因此我国煤炭资源的分布、生产与消费地区分布极不协调,呈现出逆向分布的特征。迎峰度夏、迎峰度冬两季用煤高峰期,东南沿海地区煤炭市场仍将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尤其运输需求的增加而带来的公路、铁路以及海运运力紧张,即使运输价格上涨的情况下依然难以满足运输需求。进口煤能够有效弥补迎峰期间煤炭市场供给,解决煤炭供应紧张状况。此外,国内电力企业要保障煤炭供给安全,平衡及抑制国内煤炭市场,存在一定进口煤的刚性需求。

  (三)政策因素

  2016年全国两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描绘了我国未来五年能源发展的基本愿景,明确了未来五年将加快建设安全、清洁、高效、低碳的现代能源体系,首要任务便是控制煤炭消费,淘汰落后产能,并加强煤炭清洁利用,预计2020年的煤炭消费总量39亿吨左右,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将下降至60%。

  (四)运输的影响

  铁路交通运力紧张长期成为制约我国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也是造成我国煤炭产品物流成本高、交易费用大、国际竞争力弱的重要原因。随着基础建设的加快,预计到2020年煤炭运输能力将达37亿吨以上,煤炭运输系统得到完善,“北煤南运”的瓶颈逐渐被打开。

  进口煤炭投资分析,目前国内多地海关进口煤通关采取一船一议策略,同时局部地区海关回收进口额度后严格控制额度消耗速度以避免“寅吃卯粮”现象;另外从进口平控政策方面来看,上半年进口量已达到1.74亿吨的高位,若下半年进口政策放松,则全年进口量仍有超过3亿吨的风险。综合来看认为下半年进口煤炭政策放松可能性有限,国内煤炭进口节奏将逐渐回归到“淡季少进,旺季多进”的理性节奏。

        以上就是关于进口煤炭投资分析的相关内容介绍,更多进口煤炭相关信息尽在报告网

本文地址:http://www.baogao.com/chanye/1095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