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市场风险及流动性指标亦亮起红灯,导致4月油价跌至历史估值中的较低水平,接近20年来的底部水平。在低油价背景下,北美大部分页岩油生产成本将高于生产效益,导致页岩油企业减产增加。

  海外市场风险及流动性指标亦亮起红灯,导致4月油价跌至历史估值中的较低水平,接近20年来的底部水平。在低油价背景下,北美大部分页岩油生产成本将高于生产效益,导致页岩油企业减产增加。

  北美页岩油供应增速大打折扣

  北美石油行业仍处于扩张的进程当中,但就营收及利润而言,独立页岩油企业表现并非十分出色。近半数页岩油企业营业利润容易受油价波动干扰,其中部分企业短期债务已出现压力。页岩油商情报告指出,在2020年油价均值为40美元的假设下,我们预计页岩油行业营业利润平均下降92.9%,但在运营的层面不至于进入亏损状态。在假设债务总量变动不大的前提下,8家公司将面临巨大的债务压力,对应产量在106.7万桶/日左右。

  实际上,在低油价环境下,页岩油行业全线都将面临营收大幅萎缩的局面。而即便生产成本在过去几年间下降了近40%,利润表现仍会受到巨大挑战。过去粗放的经营模式已不再是北美独立页岩油EP的发展战略,在股东要求兑现回报的情况下,原已受到限制的资本开支将进一步缩减。

  低油价引发债务压力节节上升,同时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市场流动性收紧或引发信用风险,此时选择发债融资缓解资金困局或许已不可行。部分独立页岩油EP破产清算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因此,无论是以上哪一种情形,页岩油供应增速都将较之前大打折扣,2020年美国原油供应增量或将被完全抹平,甚至进入负增长状态。

3.png

  中小型页岩油开发商处境艰难

  页岩油不会消失,它还会回来,但这需要时间。与欧佩克强制减产不同,美国产能调整主要是通过市场力量,相对于大型石油公司的财大气粗,中小型独立页岩油开发商处境艰难。

  以美国最大产油州得州为例,4月份,超过2.6万名石油工人失业,约占所有就业岗位的1/4。得州参议员克鲁兹多次呼吁政府放宽能源业获得紧急信贷计划的渠道,考虑到美联储“主街贷款计划”的限制,企业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美国政府正在讨论的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上。

  对于页岩油行业而言,目前可能是技术创新的时机。回顾历史,2014年11月,欧佩克召开紧急会议,几十年来,该组织一直通过限制生产和提高价格来应对油价下跌。时任沙特石油部长纳伊米表示,如果欧佩克国家减产,非欧佩克生产国可能会介入并抢占市场份额。会后媒体出现了“欧佩克向美国页岩油宣战”的标题。

  欧佩克打响价格战后,国际油价从高位下跌近70%,面对冲击,页岩油行业表现出了非凡的灵活性和创新性。荷兰原油钻探技术提供商岩心实验室首席执行官戴维·德姆舒尔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说,当时大量页岩油企业询问有关开采技术升级的问题,希望从矿井中钻出更多的油气。

  随着技术升级,企业开采成本大幅下降。2014年美国页岩油的平均成本在80~90美元/桶,如今在产能上升的背景下,达拉斯联储本月公布的调查显示,美国现有油井运营费用所需的平均价格在36美元/桶;在北达科他州和蒙大拿州的巴克肯页岩地层,水力压裂的平均盈亏平衡价格低至29美元/桶。


本文地址:http://www.baogao.com/zixun/chanjing/1057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