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网8月5日讯,2020年1-6月保税区增长13.2%。外高桥保税区、物流园区、机场综合保税区跨境电商发展均异军突起,区域跨境电商发展能级进一步得到提升。

  我国综合保税区建设正在提速扩容。记者获悉,目前包括广东、福建、上海、陕西等多地都加大了综合保税区制度创新力度,在税收优惠、物流建设、监管创新等方面密集推出支持举措,进一步降低企业运行成本。另外,综合保税区扩围信号还在不断释放,其中中西部地区有望获得更多倾斜。分析认为,随着扩围利好落地,跨国公司、龙头企业等有望加速入驻,整个中西部地区的产业链供应链体系也将随之改善。

  2020年上半年,综合保税区行业进出口总额1.42万亿元,比外贸整体增速高出16.4个百分点,成为我国稳外贸的重要支撑。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庞超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综合保税区实现了“境内关外”监管模式。

  “境外货物入区不视为入关,免征关税;区内产品在税收方面有较大优惠;境内货物入区视同出口,可办理出口退税。同时,区内产品入关可办理选择性征税等政策,更好推动企业保税加工、保税物流业务发展。”庞超然说,在这些制度优势之下,综合保税区正在成为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和稳外贸稳外资的重要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综合保税区制度创新还在加码。记者注意到,近段时间以来,多地都出台举措加快推动综合保税区建设。7月31日,广东省首个内陆型综合保税区梅州综合保税区建设启动,总投资约4.5亿元。当天,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尽快研究出台系列政策性文件,着力在保税加工、保税物流、保税服务、跨境电商等方面开展精准招商;吸引专业人才和专业运营机构进入,强化资金等要素保障,加快物流园建设,联动打造“国际无水港”。

  近日,国务院正式批准福州保税港区整合优化为福州江阴港综合保税区。日前,福州海关表示,将充分发挥江阴整车进口口岸、临港资源、海铁联运等独特优势,重点发展保税加工、保税物流、保税服务等业务。

  西部地区也在加快综合保税区建设施工。据保税区商情报告了解,西宁综合保税区自2019年底获批以来,正在以保税加工和保税物流功能为主,拓展研发设计、检测维修、保税贸易展示等功能。同样于2019年底获批的宝鸡综合保税区,则坚持规划建设与招商引资同步推进,积极招引“一头在外”或“两头在外”的外向型企业,截至目前,累计投入建设资金10.69亿元,17家企业正式签约入驻。

  不过,分析同时指出,中西部地区的综合保税区数量较少,建设起步较晚,有较大发展空间。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目前全国的综合保税区已经达到100多家,其中东部地区占到了接近一半,中西部地区相对较少。在新一轮西部开发开放政策指引下,中西部地区有望迎来更多政策支持,成为综合保税区扩围的重点区域。

我国保税区建设提速扩容 企业调转方向面向国内发展

  事实上,关于综合保税区向中西部地区倾斜的信号一直在密集释放。2019年11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意见》就明确,要在确有发展需要且符合条件的中西部地区,优先增设一批综合保税区。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在中西部地区增设自贸试验区、综合保税区。

  作为主管部门,海关总署也在加快推进综合保税区扩围。上半年海关总署推出6条措施支持综合保税区发展,其中就明确新设综合保税区将向中西部地区倾斜。在7月14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再次表示,在符合条件的中西部地区和发展势头较好的东部地区增设一批综合保税区,推进全球维修和再制造业务全面落地实施,完善一般纳税人资格试点等政策措施。

  与此同时,中西部地区承接建设综合保税区的条件也逐步成熟。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东部地区外贸进出口11.39万亿元,下降4.7%,中西部地区进出口2.38万亿元,增长5.7%,占外贸总值的16.7%,比重提升1.4个百分点。

  综合保税区的设立与地区经济外向度密切相关。外贸数据的逆势增长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中西部地区的开放水平已经在快速提升。他进一步指出,在国家新一轮改革开放建设中,以18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为引领的开放平台正在加快推进先行先试,“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内陆和延边地区开放也在提速,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外向度还将持续改善。

  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十四五”对外开放规划制度里,包括综合保税区在内的平台建设将是中西部开放的重要载体。综合保税区的制度优势、税收环境、物流建设、通关便利等将大大降低园区内企业成本,从而有力促进中西部地区吸收包括加工贸易、资金技术密集型产业的聚集,吸引跨国公司、龙头企业落地,也将改善整个中西部地区的产业链供应链体系。

  除了物理空间建设,数字技术也将成为综合保税区发展的重要着力点,5G等新技术将在监管措施上带来很大的改善,也为打破地理限制提供条件,为中西部地区吸引一般贸易、加工贸易以及保税维修等服务贸易业务开启更大空间。

  20多年来,保税区等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在承接国际产业转移、推进加工贸易转型升级、扩大对外贸易和促进就业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也逐渐面临着问题与瓶颈。一边是国际市场持续疲软,另一边是国内消费者对高品质产品的追求,原本在保税区内的只做海外业务的企业也纷纷转型,希望谋求国内市场、国外市场两条腿走路。

  例如曾经“两头在外”的松下洗碗机,如今80%的零部件采购金额来自国内,25%的销售额来自国内市场。然而当保税区内的企业调转方向面向国内,二十多年前为便利“两头在外”企业而量身制定的政策,却成了枷锁。最突出的瓶颈便是,保税区等特殊监管区内的企业没有一般纳税人资格——这意味着该企业生产的产品需交纳关税后,方能流入国内市场,额外多出的关税成本降低了产品在国内市场的竞争力。

  2010年,杭州松下住宅电器设备(出口加工区)有限公司生产吸尘器120万台,其中35万台销往国内。考虑到额外成本,该公司做出了一项艰难的抉择——将吸尘器这一生产业务转移至保税区之外的松下家电(中国)有限公司杭州下沙松下工业园区。

  然而,另建生产线所需的大量固定资产投入,以及保税区外生产基地订单排满、保税区内的产能闲置等资源不匹配,都使得企业无法进一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以上就是我国保税区建设提速扩容的相关内容介绍,更多保税区相关信息尽在报告网

本文地址:http://www.baogao.com/zixun/chanjing/1097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