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网9月17日讯,罕见病和抗癌药物数量将增加,非传染疾病均可采用低价药品治疗,全球药品支出增长与用量增长同步。

  工业和信息化部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3066号建议的答复中称,工业和信息化部将推动提升药品生产技术水平,做好药品生产供应保障。

  工业和信息化部作为医药工业主管部门,高度重视医药产业发展和药品供应保障问题。2016年10月份,工业和信息化部会同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发布了《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提出“十三五”期间要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医药工业中高速发展和向中高端迈进,加强基本药物供给能力建设,全力保障短缺药品市场供应。

  近年来,工业和信息化部主要从以下几方面开展了药品供应保障工作:一是加大产业发展扶持力度。利用现有资金渠道,将抗癌药和小品种药供应保障能力建设、儿童药专用技术开发和产业化能力建设等作为重点任务,支持企业提升抗癌药等重点药物生产技术水平,提高药品供应保障能力。二是组织小品种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印发《关于组织开展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的通知》,指导企业联合上下游企业成立药品供应保障联合体,认定两批6家企业分别牵头组建的联合体为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单位,能够保障100种临床易短缺药品生产供应。三是开展短缺药品生产监测。支持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依托“中国医药统计网”,建立短缺药品生产供应监测预警信息平台。对临床必需、易短缺药品和原料药,每月开展生产库存以及原辅料供应情况监测,一旦出现停产减产、供应紧张等情况及时通报相关部门,对药品供应风险早预防早发现早解决。四是加强国家医药储备。为保障灾情、疫情及突发事件发生后对药品和医疗器械的应急需要,我国在上世纪70年代建立了国家医药储备制度。近年来,我国医药储备能力不断提升,实物储备品种和数量不断增加,形成了一定的应急生产能力,中央与地方两级储备逐步加强,在突发事件应对和重大活动安全保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下一步,工业和信息化部将推动提升药品生产技术水平,做好药品生产供应保障。一是加大研发攻关力度。推动增加对抗癌药等重点药物的研发和产业化投入,积极应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加快新型高端治疗药物开发,填补重点产品国产化空白。二是优化重点物资储备。会同相关部门统筹整合现行医药储备资源,科学调整储备的品种、规模、结构,积极开展短缺药品常态储备,研究筛选疗效确切、临床必需的抗癌药纳入储备范围,保障患者用药可及。三是加强重点药品生产供应监测。动态掌握抗癌药等药品的生产、销售、库存等情况,结合医疗卫生机构使用需求,加强供需信息对接,及时开展监测预警和分析研判,避免供需信息沟通不畅导致供应短缺,推动提升供应保障能力。

我国高度重视抗癌药物研发投入 抗癌药物降价势不可挡

  抗癌药物商情报告指出,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癌症已成为威胁人类生命健康的“头号杀手”。国家癌症中心2018年2月统计显示,全球每年新发癌症病例1400多万例,我国每年新发病例429万例。随着癌症发病率的逐年增长,抗癌药在“海淘”“代购”中日渐成为高频词。一方面,患者迫切希望用上新药、好药“救命”;另一方面,高昂的医药费用令人望而却步。医保局的设立集采购、招标、支付、定价功能为一体,其主导的“价格谈判”和“集中采购”等政策,将在抗癌药物价格方面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我国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开始于1993年,药品的集中采购制度经历了由地方性探索到全国性试点,再到地方性探索,再到中央政策统一的反复摸索、逐步完善的过程。2009年1月,为规范和推动新形势下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国务院六部委联合发文,要求全面实行以政府主导、以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单位、以网上集中采购为模式的采购制度。2010年7月,卫生部正式颁布《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工作规范》。2017年4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建立医联体内统一的药品招标采购平台、管理平台,形成医联体内处方流动、药品共享与配送机制”,旨在强调医联体在未来的药品采购中的重要职责。从2018年5月1日起,国家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至零,使我国实际进口的全部抗癌药实现零关税,原16%增值税可选择按3%简易纳税征收。此次降税是我国政府提高抗癌药品可支付性“组合拳”的第一步。

  2018年8月,国家医保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开展抗癌药省级专项集中采购工作的通知》,各省要在8月底前,出台抗癌药专项采购方案;9月底前,全面启动专项采购工作;年底前,专项采购工作完成。截至2018年8月21日,全国已有超过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出台采购方案,公布的采购目录相差不大,仅在采购方式上略有不同。9月27日至28日,陕西、新疆、辽宁等14个省、自治区,以联盟形式对进口抗癌药展开议价,涉及此轮采购的21家企业于陕西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进行谈判,这是中国针对抗癌药专项的最大单一采购方。同时,《省际联盟进口抗癌药品专项采购公告》正式发布,公布了议价方案和采购目录。这份议价方案对企业而言可谓严苛,要求其必须达到“全国最低价”,而议价不成功的,则需在14个联盟省、自治区暂停挂网。

  财政部此前公布的103种抗癌制剂的清单中,已有82种被纳入医保目录(2017年版),36种被纳入谈判品种,这些品种将成为抗癌药物专项集中采购的重点。经过2016年和2017年两轮国家医保谈判,赫赛汀、美罗华等15个临床常用、疗效确切但价格较为昂贵的抗癌药品被纳入医保目录,一些药品甚至经历了“腰斩”式降价。例如,治疗乳腺癌的赫赛汀由一支2.3万元降到7270.16元,降幅约为68%。此外,为让广大人民群众尽早得到真正的实惠,医保局已将12家企业,包括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多发性骨髓瘤等在内的18个癌种,纳入了新一轮抗癌药医保准入专项谈判范围。众多抗癌药品中,有17种抗癌药的平均降幅为56.7%,其中最大降幅超过71%,药品价格低于周边国家或地区市场价格的36%。

  以上就是我国高度重视抗癌药物研发投入的相关内容介绍,更多抗癌药物相关信息尽在报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