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7月国内甲醇市场价格大幅下滑,造成部分企业利润微薄甚至亏损,多数内地企业选择了在8月执行秋季检修,截至目前,今年已经有30余套装置合计2000万吨/年的甲醇产能已经进行和正在进行检修,目前仍剩余近900万吨/年的甲醇产能等待重启。

  由于7月国内甲醇市场价格大幅下滑,造成部分企业利润微薄甚至亏损,多数内地企业选择了在8月执行秋季检修,截至目前,今年已经有30余套装置合计2000万吨/年的甲醇产能已经进行和正在进行检修,目前仍剩余近900万吨/年的甲醇产能等待重启。进入九月,下游需求未见明显好转,内陆重启装置产能明显大于检修装置产能,供应持续增多,进口到港屡创新高,港口库存刷新记录,种种迹象表明,甲醇年内基本面最差时段即将来临。

  甲醇装置降负荷运行

  目前是西北甲醇制烯烃装置的集中检修期,这一进程将在10月陆续结束。就目前西北整体的供需结构来看,本地消耗处于相对偏低时段,供应处于一般,接下来供需都重启之后,再度面临供大于需,需要大规模外销的局面。其中、河北、山西、陕西、内蒙古地区多数主要装置已经检修完毕。年底前除非意外故障,将不再进行检修。目前仍在执行检修的装置,一部分涉及天然气产能,年内基本重启无望,还有一部分为山东、河南装置,将在近期逐步重启。

  当前处于年内需求最差时段之一,年初因响水爆炸减少的苏北需求基本恢复无望,7月份因义马爆炸造成的河南需求减量短期也看不到恢复迹象,山东、河北地区因环保造成的需求减少,在10月中旬之前,也看不到转好的可能。相对往年同期来讲,今年9月是需求最差的一个九月,“金九”已经不复存在。

  传统下游来讲,受板材市场环保检查影响,甲醛需求量降至最低,目前整体开工仅比春节期间略高。二甲醚市场受液化气大幅下滑影响,持续处于亏损状态,开工也基本降至年内低点。醋酸等其他下游目前维持中位开工,需求相对一般。在10月中旬之前,传统下游开工或难有明显的起色。

  新兴下游来看,前期江苏连云港甲醇制烯烃装置意外检修,宁波甲醇制烯烃装置意外检修,近期南京甲醇制烯烃装置降负荷运行,临沂甲醇制烯烃装置降负荷运行,合并造成8—9月份甲醇需求减量在20万吨以上。

2.jpg

  进口及沿海库存屡创新高

  8—9月份沿海地区新兴下游需求的意外转弱造成港口库存续刷历史新高,截至9月初,华南、华南地区港口库存已达130万吨以上(不含南京、连云港地区工厂原料库存)。如果严格计算,目前粗略估计沿海地区码头及库区库存在180万吨左右,创历史新高。

  从进口数据来看,7月份进口达到97万吨,而8月份实际到港量约在100万吨左右,预期实际进口也将再度创新高, 9月中旬前的到港量已达50万吨,9月进口有再创新高的可能。

  期货09合约临近交割,交割后,保守估计将有约10万吨甲醇流入现货市场,就当前近40万吨的可销售库存来看,无疑是雪上加霜。

  就近期甲醇现货表现来看,内地因下游阶段性补货造成的库存下滑已经告一段落,国庆之前,河南、河北、山东等地区的传统下游将一直维持需求弱势。不但甲醇检修完毕重启装置增加,新建甲醇装置仍有投产,9月初,湖北地区50万吨/年新建甲醇装置已经进入正常销售状态,内地供应压力再度显现。沿海地区,进口到港的增加与高库存压制甲醇市场难有起色,因内地货物走强,沿海甲醇制烯烃装置内地采购目前处于暂停状态。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交割前后,预期将形成库存最大、需求最差,到港最多,可销售库存最大的局面。这一情况将在进入10月后才能得到缓解。进入10月后,进口因国外装置逐步进入检修,供应或有减少,内地因传统下游恢复,需求或有增加。

  期货市场,近期甲醇01合约振荡反弹,主要还是空头获利平仓所致,实际看多时机并未成熟。就当前至年底供需结构来看,10月份陕西、内蒙将有两套合计170万吨新建甲醇装置面临试车投产,抵消宁夏地区甲醇制烯烃装置二期试车的利好,而进入年底,宁夏地区甲醇制烯烃装置配套220万吨/年甲醇装置将试车投产,内蒙古地区还有一套100万吨/年甲醇装置面临试车投产,陕西关中地区新建90万吨/年甲醇装置也有可能在春节前后试车投产,整体供应压力仍不可小视。

  综上,当前甲醇面临进口到港最多,需求最差,内地供应增加等不利局面,且在国庆节前看不到转好的迹象,近期的期现反弹整体或告一段落,有再度下滑可能,而在交割前后,甲醇基本面将会面临年内最严峻的考验,交割后流入现货市场的货物将二次冲击市场,而需求短线并无恢复可能。中期来看,甲醇期货下行压力依旧巨大,或将在9月下旬实现筑底。

本文地址:http://www.baogao.com/zixun/chanjing/836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