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稀土战略不是垄断,而是要让中国的稀土产业从过去粗放式的资源出口,转向精细化中高端制造,把破坏生态坏境的盲目开采,变为环保的循环经济。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产业结构持续优化升级,稀土企业也要走出资源利用的舒适区,向稀土中高端制造转型升级。

  中国的稀土战略不是垄断,而是要让中国的稀土产业从过去粗放式的资源出口,转向精细化中高端制造,把破坏生态坏境的盲目开采,变为环保的循环经济。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产业结构持续优化升级,稀土企业也要走出资源利用的舒适区,向稀土中高端制造转型升级。

  稀土依托资本市场实现一体化发展

  稀土之所以珍稀,不仅是因为其不可再生、分离提纯和加工难度较大,更因为其应用广泛。在民用领域,如电视机中鲜艳的红色,就来自于稀土元素铕和钇;LED灯加了稀土,荧光粉亮度会大幅提高;一部手机中的稀土元素约有十种以上。可见,稀土可以产生巨大的辐射性经济效益。

  北方稀土的稀土资源来自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矿山——包头白云鄂博矿山,其已探明的铁矿石储量为14亿吨,稀土储量居世界第一位。“一五”时期包钢集团成立;1961年北方稀土冶炼厂的前身——8861稀土实验厂开工建设,至1970年已具备选矿、前处理、提取、分离等四个基本工艺流程的生产能力。

  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包头冶金研究所联合其他科研机构,围绕包头稀土萃取分离技术进行了大量实验研究,使这项工艺达到或接近世界先进水平。但当时的产能与应用领域十分受限。

  1997年,包钢集团整合所属稀土三厂等稀土产业资源,成立了包钢稀土(2015年更名“北方稀土”),并于同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依托资本市场的有利融资条件,包钢稀土一方面扩大稀土冶炼规模,一方面积极开发稀土应用产业。经过20多年的不断改革发展,目前已成为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轻稀土产品供应商。

  北方稀土在加强管理、苦练内功的同时,逐步确立了提升资源掌控力度与发展中高端应用产品并举的思路,正式向贮氢材料、动力电池等深加工产品进军,并布局磁性材料、催化材料以及下游终端应用产业,实现稀土上中下游一体化发展。

1.png

  当下市场供大于求

  作为尖端科技必备的稀土,其价值堪比石油。公开资料显示,全球稀土总储量约为1.26亿吨,其中44%来自中国。邓小平同志曾说“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丰富的稀土资源是我国一笔极其宝贵的财富。

  赵殿清在2018年从包钢集团调任北方稀土董事长,作为1984年参加工作的老包钢人,他对北方稀土十分熟悉。“2002年,美国芒廷帕斯公司派人与北方稀土方面交流,他们的矿山稀土氧化物平均品位在7%-8%,与北方稀土不相上下。但这次会面后,这家公司关闭了自己的矿山,因为无论是开采成本还是选矿成本等,他们都竞争不过我们。近几年其虽然复工了,但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稀土是战略性资源,却不是一个垄断封闭的市场。中国稀土因形成了资源与成本优势,产量和规模越至全球前列,欧美国家的稀土生产企业纷纷在竞争中败下阵来。目前,中国稀土的主要竞争对手澳大利亚矿业公司莱纳斯集团,前两年经营不善,2016年在日本企业的支持下,才通过债务重组避免了破产。

  面对中国稀土在产业链中的影响,欧美国家也在竭力寻找应对措施。此前有报道称,澳大利亚堪培拉已经确定了15个稀土和重要矿产项目,并与美国合作,旨在挑战中国在国防和高科技产业常用原材料供应方面的主导地位。英国彩虹稀土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官在今年9月份表示,计划将非洲唯一一座活跃稀土矿的产量提高近19倍,并宣称不会与中企合作,但不拒绝将成品出售到中国市场。

  赵殿清介绍,包钢集团的稀土资源丰富,优先供应北方稀土。同时,开采过程不使用对环境污染巨大的原地浸矿法,而是随铁矿开采,具有成本优势。

  “国外企业开采成本要比我们高得多,中国的一大优势就是有完善的稀土产业链,这是他们短时间内无法超越的。”赵殿清认为,稀土资源虽然珍贵,但它的用量较少,当下市场仍处于一个供大于求的状态。

本文地址:http://www.baogao.com/zixun/chanjing/838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