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网1月13日讯,2020年中国奢侈品销售额线上渗透率23%,奢侈品疫情后调价频率加速,线上渠道销售额激增。

  在经历了2020年多轮提价后,各大奢侈品牌迎来2021年第一涨。除了爱马仕和Bottega Veneta已于1月1日上调产品售价,Louis Vuitton和Celine也分别在1月7日和1月11日线上线下同步提价。

  1月12日,记者走访位于上海国金中心的商场的各大奢侈品门店,被誉为奢侈品四大金刚的爱马仕、Dior、Chanel、Louis Vuitton的门前都排有队伍,即使是在工作日周二的中午,也须排队约15分钟进入。

  高价决定了奢侈品的稀缺性和难以获取性,涨价历来也是奢侈品牌巩固自身品牌基调的方式之一,但疫情后调价的频率明显加速。

  过去一年调价1到2次的游戏规则已不再适用“后疫情时代”,多家品牌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已调价3至4次。Chanel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公司调价的机制主要是考虑到物流成本上升,和欧洲地区因疫情导致的产量减少。

  奢侈品行业商情报告指出,以Chanel经典款2.55中号口盖包为例,价格从2019年5月的38100元涨至11月的42600元,2020年5月再一次上调价格至48900元,11月又涨至51500元。在一年半内时间里,该款式共上调价格13400元,涨幅超35.2%。

  或者以调价最“勤快”的Louis Vuitton为例,Neo Noe老花水桶包在2019年7月的价格为11900元,2020年1月上调至13800元,2020年7月涨价潮中未调价,2021年1月再上调200元至14000元,涨幅约17.6%。

奢侈品疫情后调价频率加速 线上渠道销售额激增

  从消费者和店员的反馈来看,这波奢侈品热销潮主要来自出境游停止而产生的消费回流。虽然2020年全球奢侈品市场将萎缩23%,但中国内地奢侈品市场从2020年4月开始回暖,预计2020全年将实现约48%的增长,达到近3460亿元人民币,到2025年,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消费加速回流、千禧一代和Z世代购物者、数字化趋势的持续以及海南离岛免税购物是推动2020年中国内地奢侈品市场增长的四大引擎。

  但海南离岛免税政策的落地,更是刺激了奢侈品消费。不过目前,上述提到的四大金刚品牌还未入驻海南免税店,目前离岛消费者可购买到的最“高端”品牌为Gucci。

  海南离岛免税政策的实施已有十年之久,但在出境旅游因疫情受阻和离岛免税新政(比如每人每年的免税购物额度从过去的3万元放宽至10万元)的推动下,海南离岛免税购物在2020年焕发出新的活力。截至2020年10月,海南免税销售总额达到约210亿元,同比增长98%。

  不过,一些奢侈品品牌对海南的免税店分销模式感到担忧,认为可能会出现偏离品牌形象的风险,且容易助长代购势头,特别是如果免税运营商在免税的基础上叠加促销活动。价格对比显示,海南奢侈品时装和生活方式产品的免税标价比内地官方价格优惠10%至25%。而对于奢侈品美妆来说,这一比例更是高达25%至40%。

  也就是说,目前奢侈品产业消费在国内形成了两套系统,一边是不断提价的一线城市正价门店,另一边是价格最高优惠25%的海南免税店。

  不过对于这样的分歧,瑞银证券中国旅游、住宿、休闲、机场行业分析师陈欣却表示并不担心,他认为前往海南免税店购买奢侈品的消费者主要来自中西部城市游客,其所在城市并没有一线奢侈品门店,而且他们也愿意花一到两个小时排队进入门店进行“抢购”,这与一线城市奢侈品消费者是两批人群。

  2020年1月至10月,天猫奢侈品销售额同比增长约120%,全年增速预计在130%至140%左右。双十一期间,部分品牌组织全球调货、线下门店调货保障境内的激增需求。

  数据显示,千禧一代是天猫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军,占整体市场份额的70%以上。后起之秀Z世代更习惯网购,随着收入的增长,其消费增速最高。“追求时尚”成为他们购买奢侈品的主因,因此更偏爱小众设计款和联名款。2020年1到10月,95后在奢侈品联名款、限量款的消费金额激增了300%到400%。值得注意的是,中老年人的奢侈品客单价最高。

  天猫、官网app、小红书成为国内消费者接触奢侈品的主要入口,而品牌方也更多地通过天猫完成数字化以及触达更多的群体。以一键或一店的方式触达中国最大基数、层次最丰富、地域分布最全面的消费者群体,品牌在天猫收获的不单单是销售规模增长,更是一种驾驭数字化营销的能力。

  以上就是奢侈品疫情后调价频率加速的相关内容介绍,更多奢侈品相关信息尽在报告网。